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百四十章 父与子 2
????豆大的雨滴,啪嗒、啪嗒的打在脸上、身上。

?????不仅略疼,而且还带来了一股寒意。

?????德伦.约克感受着从身体外沁入的寒意,全身不停的打着哆嗦,不过,他的脚步却没有停留,带着一抹庆幸,向着约克城相反的方向奔跑着。

?????如果不是这样的大雨,即使他故布疑阵也很难逃脱三个白银级别骑士的追击。

?????身上的血腥味、地上的脚印足以暴露一切。

?????不过,幸运的是,在大雨冲刷下,一切都被掩盖了。

?????而那三个失去了他踪迹的西提白银必然会向着约克城的方向搜索,所以,背道而驰的话,暂时是安全的。

?????不由的,德伦.约克心底微微一松——

?????噗通!

?????背着约克侯爵的德伦,约克猛地摔倒在了泥潭中,泥水瞬间将德伦.约克浸透,让其越发的狼狈不堪。

?????不过,约克侯爵却没有被过多的沾染。

?????除去是在德伦.约克的背上外,更多的是,在摔倒的时候,德伦.约克尽力的拖了一把自己的父亲。

?????呼哧、呼《,哧!

?????德伦.约克半张脸都埋在泥水里,就这样的喘着粗气,泥水中荡漾起了无数的水泡、泥沙,甚至,倒灌着德伦.约克的口鼻。

?????口鼻中,一股泥沙摩擦的疼痛,令德伦.约克迅速的回过了神,他一下子蹿了起来,将自己的父亲背起,又一次的前行。

?????这里只是暂时的安全。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安全。

?????脚步踉跄。感受着身体的衰弱。德伦.约克一咬牙,那心脏再次急速的跳动起来,全身上下的鲜血在这一刻同时燃烧。

?????顿时,脚步再一次的变得有力,速度也变得飞快。

?????虽然后遗症明显,但对于德伦.约克来说,这却是他的根本。

?????如同离弦之箭般,德伦.约克背着自己的父亲。在雨幕中连连变幻着方向,只有在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,才会休息一下。

?????而在第三次休息的时候,德伦.约克已经背着自己的父亲,奔出了上百公里,而约克侯爵这个时候也开始逐渐的苏醒。

?????从恍惚到清醒,仅仅是一刹那。

?????约克侯爵就看到了眼前近在咫尺的次子。

?????一身泥泞的次子,背着他正在雨幕中疾驰。

?????“放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下来!”

?????虚弱的声音中,带着不可违逆的语气。

?????不过,德伦.约克却是听而不闻。反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前行着。

?????“放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下来!”

?????约克侯爵再次重申着,同时。开始挣扎起来。

?????一如既往的固执、古板。

?????不过,德伦.约克这个时候却表现出了约克家族的特有性格——认准了的事情,不管他人怎么样,都要去做。

?????他没有理会父亲的话语,以更加稳固的姿态,让约克侯爵的挣扎变得无用。

?????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峭壁后,德伦.约克才略微停下了脚步。

?????他打量着峭壁和下面的河水。

?????然后,没有犹豫的攀援而下。

?????并没有到底,而是在半中间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?????砰!

?????狠狠的一拳砸在坚固的峭壁上,顿时,一个小坑出现。

?????然后是第二拳、第三拳。

?????德伦.约克足足砸出了一个能够容人藏身的窟窿后,这才停了下来,将背上的父亲,放进了其中。

?????“塔门将族长的位置交给了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!”

?????站在洞窟边缘,德伦.约克看着还处于虚弱的父亲张嘴说道。

?????“你不适合,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不会同意的!”

?????约克侯爵强硬的说道,丝毫没有改变初衷的打算。

?????“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知道!”

?????德伦.约克笑了起来,仿佛是遇到了什么最为高兴的事情般,他看着自己的父亲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怎么可能会接受塔门的施舍?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即使想要族长的位置,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也会靠着自己的双手抢来……更何况,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现在根本不想要那个族长的位置——那个位置对于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来说太小了,整个翡翠也太小了,怎么可能成为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的舞台!”

?????“你就和塔门老老实实的守着翡翠吧,而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必将超越你和塔门,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会让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的名声响彻整个天下,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是德伦.约克,来自翡翠的约克家族,而不是翡翠约克家族的德伦.约克!”

?????犹如是誓言一般,德伦.约克铿锵有力的说着。

?????但在整个过程中,他都保持着微笑。

?????说完,不等约克侯爵说什么,德伦.约克就向上快速的攀越而去。

?????约克侯爵下意识的要抬起手臂,但是,无比虚弱的他,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,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次子消失在眼前。

?????嘴唇微微蠕动,约克侯爵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
?????……

?????攀上了峭壁,德伦.约克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?????他完成了自己离开约克城时的目标——询问自己的父亲。

?????而答案也不出所料。

?????不过,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了,他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
?????“如果那三个西提白银骑士不是真正的白痴的话,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回过了神……向着这里搜索而来,而为了效率必然会分开……”

?????德伦.约克脑海中回忆着一路所见,然后,模拟着三个追兵的动向,径直的向着一个方向冲去。

?????那里是一处制高点,能够俯视周围。

?????三个西提白银,必然会以那里为临时的据点向着四周搜索。

?????甚至,对于三个西提白银的安排,德伦.约克也能够猜到大概。

?????无非就是,一人占据制高点,剧中策应。剩余两人周围搜索。

?????很常用的手法。因为。行之有效。

?????而这对于德伦.约克也是个机会,他没有犹豫的冲向了制高点——这里是最明显的破绽,也是最危险的地方。

?????如果没有办法将对方一击致命的话,他就会遭到剩余两个白银的夹击。

?????但即使如此,德伦.约克也会选择这里。

?????因为,选择这里他还有机会,选择剩余两个搜索中的西提白银,则绝对会被这里观察的白银发现。

?????雨幕中。一身泥浆的德伦.约克匍匐在泥泞中,一点点的靠近着目标。

?????他没有更多的潜行技巧,但却明白伪装和突袭。

?????尤其是他特殊的技巧,更是让他好似成为了没有的物体般。

?????而西提白银似乎没有想到德伦.约克会这样做。

?????毕竟,在这位西提白银的意识中,他们要寻找的是两个人,一个人脱力昏迷,一个人身中数剑,早该重伤才对。

?????这样的两人狼狈逃窜才对,怎么能够反击呢?

?????所以。当德伦.约克从泥泞中暴起捂住他的口鼻,拗断他的脖子时。这位西提白银的脸上除去恐惧外,就都是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?????“第一个!”

?????德伦.约克随手扔下尸体,在高处寻找着第二个目标。

?????与第一个相比较,第二个目标并没有难到哪里去,而且,还未德伦.约克提供了药剂和一把长剑。

?????虽然因为特殊的技巧,德伦.约克没有浪费丝毫的血液,但是伤口的愈合还是需要药剂的。

?????没有犹豫,德伦.约克服下了药剂。

?????然后,拎起长剑向着第三个目标前行。

?????不过,出乎德伦.约克预料的是,第三个目标要无比的机警,在他刚刚靠近的时候,就发现了他。

?????这令德伦.约克皱起了眉头。

?????“燃烧血液的刺杀者?”

?????西提白银扫过了德伦.约克不正常的脸色和伤口,发现了一丝端倪。

?????而正因为这样的端倪,令这位西提白银改变了冲上去和德伦.约克战斗的想法,改为了游斗。

?????他很清楚,燃烧血液虽然强大,但是弊端更大。

?????不仅仅会有相当长的虚弱期,还会减少寿命,很少有选择燃烧血液这样秘术技巧的人,活过壮年。

?????因此,这样的秘术技巧,就成为了一些阴暗势力培养死士、刺客的不二法门。

?????毕竟,这样的技巧不仅强大,而且速成。

?????西提白银带着一声冷笑,围绕着德伦.约克绕起了圈子。

?????他已经想象到了对方的下场。

?????一旦对方开始虚弱,那真是连普通人都不如,到时候,他可以好好的收拾对方。

?????下意识的,在他的脑海中,已经出现了数种酷刑。

?????不过,还没有等这位西提白银想到究竟该用哪种酷刑的时候,德伦.约克突然的出剑了——

?????锵!

?????清脆的出剑声,那把长剑歪歪扭扭、慢慢吞吞的刺向了西提白银。

?????看着这样的一剑,西提白银只剩下了耻笑。

?????“真是连个孩子都不……”

?????话语还没有彻底的说完,这位西提白银就脸色一变,因为,他忽然发现,当他又迈出了一步后,竟然自己就要撞上那把长剑。

?????这样的变化令西提白银一惊,下意识的脚步一顿,然后,向后一退。

?????但是,立即的他就再次的一惊,随着这一退,他莫名的又出现在了剑尖之前。

?????再退、再闪。

?????一连十几次,西提白银早已经脸色苍白,冷汗淋淋。

?????他发现不管他怎么闪避都无法避开这一剑。

?????怎么可能?!

?????西提白银看着一身泥浆的德伦.约克,然后,脸色狰狞的一拳打出。

?????他避不开这样的一剑!

?????这是事实!

?????但不代表他要坐以待毙!

?????他可以同归于尽!

?????不再理会刺向胸口的一剑,拳头带着他全身的力气打出,但是,下一刻,他的胸口就被刺穿了。

?????离手剑!

?????“本来就没脑子,被眼前的局势迷惑后,更加的没有了脑子!”

?????德伦.约克不屑的看着那尸体。

?????不过,下一刻,他的脸色就急速的苍白起来。

?????燃烧鲜血的后遗症开始爆发了!

?????而更加令德伦.约克难受的是,头部发出的剧痛。

?????对于这样的剧痛,他很熟悉——每当他计算的过于繁复时,都会出现这样的疼痛。

?????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。

?????但是,这个时候……

?????“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不能休息、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不能休息……”

?????德伦.约克这样告诫着自己,但是身体的本能,却令他昏迷倒地。

?????片刻后,两道人影却出现在了不远处。

?????两人都衣着朴素,一个少年,一个则是中年。

?????少年人,双眼灵动,左顾右盼,给人一种机灵的感觉。

?????中年人,面容普通、胡茬唏嘘,灰白色的头发被一块相近颜色的头巾抱了起来,仅仅露出几缕在外,随着消瘦、修长的身躯的移动而飘起。

?????一柄剑鞘略显破烂的长剑握在对方的手中。

?????“老师,死人!咦,有个家伙没死!亚博网页版登录yb118要救他吗?”

?????库洛克惊呼着。

?????“唔……”

?????查斯坦看向了德伦.约克,然后,目光被地下还没有让雨水冲刷干净的脚印所吸引了,刹那间,查斯坦的脑海中就浮现起了那被长剑穿胸而过的人,在这个昏迷者的计算下一步步的被逼入绝境,然后死亡的模样。

?????“好有意思的剑术——救他!”

?????查斯坦低声自语着,然后,径直的吩咐着弟子。

?????“是,老师!”

?????库洛克一点头。

?????ps?第一更~(未完待续。。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